【加密貨幣】新加坡監管環境太友善 成加密貨幣天堂

【加密貨幣】新加坡監管環境太友善 成加密貨幣天堂

當世界各國向全球最大加密貨幣公司幣安窮追猛打、對加密貨幣監管加劇,亞洲金融中心新加坡正「反其道而行」,容納了無處可去的加密貨幣交易所。 今年5月,中美洲的薩爾瓦多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採用比特幣為法定貨幣的國家,卻引發人民不滿,因為憂心「薪資變成比特幣」,觸發人民上街抗議。另一方面,中國繼續嚴厲打擊加密貨幣、禁止銀行與支付公司等金融機構提供任何與加密貨幣相關的服務。 當世界各地區都打擊加密貨幣的同時,因為新加坡的監管相較於他國更鬆懈,故成為了加密貨幣公司的熱點。 新加坡的加密貨幣市場規模雖然較小,不過目前為止已有300多間公司申請了許可證 ,其中許多公司已在新加坡開展業務,。正因為市場的監管環境相對友善,且潛力增長巨大 ,因此吸引全球加密貨幣公司進入這個亞洲金融中心。 一般而言,大型加密貨幣公司必須獲得經營的許可證才能進行營業,不過在新加坡完成申請許可證前可獲得豁免,因此新加坡成了幣安等大型加密貨幣集團的天堂。 總部位於美國的加密貨幣交易所Gemini亦不斷在新加坡積極招聘人手,而中國加密貨幣聯合創始人吳忌寒同樣在新加坡創立了名為Matrixport的金融科技平台。吳忌寒指出,該國提供了一個「相當有利的環境」來培育金融科技和加密創新。 Source:businessinsider

【再生能源】全世界規模最大浮動式太陽能電廠面世

【再生能源】全世界規模最大浮動式太陽能電廠面世

新加坡最大浮動式太陽能電廠面世,容量高達60MW,面積足足有45座足球場、發電量可供電5 座自來水廠,成為全世界規模最大的浮動式太陽能電廠。 勝科登格浮動式太陽能電場(Sembcorp Tengeh Floating Solar Farm)位於新加坡西部集水區的登格蓄水池(Tengeh Reservoir),總容量高達 60MW,而減碳量相當於減少7000輛汽車的排放量。 新加坡國土面積僅僅719平方公里,只有兩個半的台北市、或洛杉磯的一半,然而人均碳排量是亞洲數一數二。儘管如此,新加坡面對土地的挑戰,因此開始轉移瞄準在水上發展再生能源。 浮動式太陽能對於土地面積不足、環海國家來說,是一個全新的發展方向。根據Sembcorp Tengeh的介紹,由於水的冷卻效果,與傳統屋頂太陽能板相比,浮動太陽能性能遠高5 – 15%。 新加坡公用事業局(PUB)表示,為減輕對環境造成影響,安裝太陽能前亦有進行評估,確保不會對野生動物與水質造成重大衝擊。勝科工業區域負責人Jen Tan表示,太陽能板可改善氣流,並確保陽光可穿過水面。 新加坡為了積極減碳,2月公佈了「2030年綠色發展藍圖」,包括在2026年減少20%垃圾量、十年內部署6萬電動車充電站、提升綠建築標準等等。 Source:sembcorp

【重新出發】香港與新加坡重啟「旅遊氣泡」望振興本地旅遊業

香港與新加玻宣布,兩地將於5月26日重啟「旅遊氣泡」,旅客來往兩地時將不需要隔離。 新港兩地原定計劃在去年11月實施「旅遊氣泡」,但由於此後香港疫情再現第四波爆發因而被逼取消。今次公布的旅行氣泡計劃加上了更嚴格的條件,香港居民須完成接種兩劑新冠疫苗最少14天後,才可出發到新加玻,而對於前往香港的新加坡居民則未有此要求。 兩地旅客需於出發前72小時內提供新冠病毒檢測陰性結果才能通行。抵達目的地後,旅客亦需要在當地機場再次接受自費檢測,而檢測費用約1000港元。此外,旅客需要乘坐專屬航班來往兩地。「旅遊氣泡」推行後,每天將各有1個航班抵達香港及新加坡,而每個航班最多只可接載200人。 疫情衝擊下,香港多個產業受到嚴重影響,原本已存在的結構性問題在進一步凸顯。如果今次計劃順利實施,將成為亞太區域第二條實施旅行氣泡的主要航線,可望振興本地旅遊觀光業。 Source:綜合報導

【對沖基金】十六歲實習生協助管理十億資產

據彭博社報道,一所新加坡的對沖基金招聘了年僅16歲的實習生,以協助管理億萬富翁轉移到當地的投資組合。 上個暑假,現年17歲的高中生Yi Ke Cao 在管理約十億資產的對沖基金Modular Asset Managment中工作了兩個星期,負責數據輸入等工作並參加了與資產管理機構的會議。他向彭博社表示:「我有點害怕,我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及進行對話,但是他們很友善。現在想來,我肯定更有可能考慮這工作。」 由於當地資產管理方面的專業知識匱乏,新加坡最近一直在培養新人材。 隨著越來越多的環球對沖基金遷往該地,政府已敦促公司減少依靠外派人員,並增聘當地人。政府還補貼資產管理課程,及提供高達75,000美元資助金融機構將員工送到海外培訓。 由於香港的不確定性及政治問題,亞洲,歐洲和美國的幾隻對沖基金已經轉移到新加坡,將其作為地區總部。 《Business Insuder》進一步指出,越來越多億萬富翁選擇新加坡作為第二基地。基於吸引的政策,著名對沖基金橋水的經理達利奧(Ray Dalio)、谷歌聯合創始人布林(Sergey Brin)和發明家戴森(James Dyson)都已在當地設立了辦事處。 結果,少數公司現在通過實習生或再培訓高管來解決新加坡內部人才短缺的問題。例如,Quantedge Capital CEO Suhaimi Zainul-Abidin表示,該公司的大多數員工直接來自實習生。但全職工作競爭依然激烈,該公司最近從300名候選人中只招聘了10名實習生,當中只有3名成功轉型為全職員工。 Zainul-Abidin相信新加坡當地人已經為應對這一挑戰做好了充分的準備。該國曾經是有能力加入銀行和大型金融機構的畢業生的故鄉,這些畢業生正是他試圖吸引到新加坡的對象。 Source: Bloombe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