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之後 美國研究人員敦促拜登阻止政治干預科學

白宮科學辦公室預計將在下個月對美國的科學誠信政策進行審查。 美國研究人員和科學團體上週呼籲喬·拜登總統的政府保護政府科學免受政治干預,並授權聯邦科學家向媒體和公眾發表講話。他們在白宮科技政策辦公室 (OSTP) 主持的公開聽證會上提出了這一要求——這是自科學辦公室啟動一項旨在加強聯邦政府科學誠信的大型項目以來舉行的首次此類會議。 特朗普干預流行病科學的四種方式—以及為什麼它很重要 在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政府在政府決策中擱置科學和科學家四年之後,研究人員希望拜登能夠保護獨立的科學工作和交流。今年 1 月,當他指示 OSTP 審查所有美國機構的規則時,他朝著這個方向邁出了一步,目的是確保“禁止對科學研究進行不當的政治干預”的政策到位。今年 5 月,OSTP 召集了一個由來自幾個美國機構的近 50 名代表組成的工作組來解決這個問題。迄今為止,該小組已在閉門會議上與科學誠信專家會面。 OSTP 負責科學與社會的副主任、該工作組的聯合主席 Alondra Nelson 說:“聯邦政府以前從未真正圍繞科學誠信問題進行過這種程度的參與。” 當前的努力擴展了前總統巴拉克奧巴馬十年前開始的保護科學完整性的努力。尼爾森告訴《自然》雜誌,美國科學機構的政策是由 OSTP 主導的驅動的重點,但拜登的項目進一步旨在指導所有政府機構使用證據。 説起來 在上週的三場公開聽證會上,與會者敦促政府機構對科學在政策和監管中的使用方式保持透明,並建議讓科學家能夠在不受政治干預的情況下開展工作—並且可以自由談論它。 憂思科學家聯盟科學與民主中心主任安德魯羅森伯格說,必須鼓勵政府科學家直接與公眾和媒體對話,包括通過社交媒體。批評人士抱怨說,多年來,獲得政府科學家的信息和洞察力變得越來越難,特朗普上任後變得更加困難。在最初的幾天裡,特朗普政府對機構員工談論他們的工作發布了限制。在 COVID-19 大流行期間,包括傳染病負責人安東尼·福奇 (Anthony Fauci) 在內的高級公共衛生官員被限制向公眾發表講話。 “機構不應該害怕科學家發聲,”羅森伯格說。 自特朗普 2016 年當選以來,紐約市的非營利性氣候科學法律辯護基金 (CSLDF) 和哥倫比亞法學院的薩賓氣候變化法中心一直在追踪美國政府的反科學行動,包括國會個別議員的州級決定和行動。這個數字現在已經增長到近 500 個條目。 CSLDF 的專職律師奧古斯塔·威爾遜 (Augusta Wilson) 在其中一次會議上表示,其中近一半的案件涉及對科學信息的審查。在她的講話中,她要求 OSTP“呼籲各機構採取強有力的、明確的保護措施,以防止審查制度和其他干擾科學家交流其工作的能力”。 CSLDF 和薩賓中心等團體制定了指導方針,以確保科學不受政治干預並確保科學證據具有分量。這些建議包括對機構僱員進行廉潔政策培訓,指定政府部門和領導來解決糾紛;一些人建議國會應該通過立法,要求各機構加強其規則。 在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和美國環境保護署 (EPA) 工作了數十年的湯姆辛克斯告訴《自然》雜誌,需要在科學證據和機構的政治領導人之間建立一道“防火牆”。 “創建一個防火牆,使科學成為科學,政治成為政治——這就是科學誠信發揮重要作用的地方,”他說。 在一次會議上,他建議要構建這樣一個屏障,每個機構都應該設立一名資深科學家,而不是政治任命的人,作為科學的最終批准人。 出版物等實體產品。辛克斯本人對科學完整性衝突並不陌生。在他於 2020 年辭去 […]

【中美關係】扭轉中美局勢 拜登撤銷對TikTok、微信等禁令

據白宮週三(9日)的聲明,美國總統拜登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將撤銷前總統特朗普提出針對 TikTok、微信和其他中國企業的行動。此外,他同時指示商務部,對可損害用戶敏感資料的海外軟體應用程式進行重新評估。 拜登撤銷針對TikTok和Wechat、支付寶、掃描全能王(CamScanner)、QQ 錢包SHAREit、騰訊QQ、VMate、微信支付WPS Office等中國應用程式的行政命令。 拜登總統亦要求商務部審查與可能構成國家安全風險的「外國對手管轄權」有關的應用程式,因此該部門將評估海外國家所擁有、控制或具有管轄權的設計、開發、生產、供應之服務與技術帶來的風險,並採取相關措施。 商務部長Gina Raimondo認為應建議相關機構儘快採取行動,目標在120天內保護美國人在「外國對手」擁有的平台上的數據。 美國用戶逐漸轉移使用由外國競爭對手所擁有的軟體或應用程式,Gina Raimondo將繼續評估包括中國在內對威脅美國的國家安全、外交政策和經濟的外國對手管轄服務。新政策將針對防止外國對手收集、出售和傳送敏感的數據。 對中國科技公司而言,美國監管機構仍然會嚴密地審查海外企業,而拜登擔任總統的期間,政策亦可能出現新變化,中國企業或許需要做好準備,迎接更多挑戰。 Source:bbc

【打壓中方】拜登擴大投資禁令名單 增至59間中國企業

美國總統拜登宣布將針對與中國軍方和監控產業相關的中國企業擴大投資禁令,涵蓋的企業增至59間,其中包括華為、中國航天科技、中國移動通信、中海油集團等。 據悉拜登今次的行動是延續前總統特朗普的行政命令,特朗普在去年11月曾簽署一項行政命令,禁止美國民眾購買中國軍工相關企業股份。如今拜登擴大這項禁令,從48間中國企業增加至59間,而新行政命令將於美東時間8月2日凌晨12時01分生效,投資人則有1年緩衝期撤資。 在拜登更新的禁令名單中,有許多中國企業已在舊名單上,例如華為、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等。此外,被列為與中國國防相關的企業包含中國航空工業集團、中國兵器工業集團、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和中國船舶重工等。 由於特朗普的舊命令在連帶禁止投資黑名單企業的附屬公司內容上欠缺明確度,使投資人感到困惑,因此拜登新的行政命令有做出修正。根據拜登的聲明,只有黑名單企業的附屬公司被財政部外國資產管控辦公室列入清單下才成為禁止投資對象。 拜登表示,新政策是為了應對中國軍工企業體帶來的威脅,因為中方的監控技術對以及侵犯人權的行為傷害了美國及盟友的國土安全或民主價值,因此最終決定擴大對中國企業的投資禁令。 Source:bloomberg

【美市受創】拜登擬上調富人稅 美股三大指數跌近1%

美國新失業救濟人數跌至疫情爆發以來新低,加上全球多國疫情仍嚴峻,美股已普遍下滑。有消息透露美國總統拜登計劃提議將富人的資本利得稅率提高一倍,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22日一度急挫超過400點,收市報321.41點。 拜登建議新稅制的徵稅對象為年收入超過100萬美元的富人,而資本利得稅將從當前的20%上調至39.6%,加上現時徵收的3.8%投資收入附加稅,意味着聯邦資本利得稅稅率合共高達43.4%。 消息令大市受壓, 三大指數跌幅曾跌超過1%。道指一度急瀉420點,全日低見33717,下跌321點或0.94%。納斯達克指數22日收巿報13818點,下跌131點或0.94%。標普五百指數收巿報4134點,下跌38點或0.92%。 美國投資管理公司Cresset Capital Management的創始合夥人Jack Ablin指:「拜登的提議實際上令100萬美元以上高收入者的資本增值稅率提高了一倍。對於長期投資者而言,這是一筆可觀的成本。如果投資者認為該提議有可能於明年立法,預計會在今年抛售。」 Source:cnbc

【中美關係】拜登稱中美「不衝突」而是「極為激烈的競爭」

拜登在競選總統期間,曾稱習近平是個「流氓」。但外界認為他們曾經關係密切。2013年拜登訪華,拜訪了升任國家主席的習近平。 美國總統拜登在周日接受美國媒體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採訪。採訪中,他表示,上任後還未與習近平通話。不過拜登稱自己「很了解他」,他解釋稱,自己作為副總統時與習近平相處時間超過任何一位世界領導人。 他認為,美國不需要與中國「衝突」,但要進行「極為激烈的競爭」。 他評價習近平「非常聰明」、「非常強硬」,「而且——我的意思不是批評而是事實——他骨子裏並無民主。」 在奧巴馬執政時期的最後兩年間,便已經制定了對中國的新戰略。而且對北京的立場比特朗普上任之初更為強硬。當時奧巴馬將伊拉克和阿富汗的軍事資源逐步轉向亞洲,高調提出「亞太再平衡」;經濟上則團結12個國家簽訂泛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PP),孤立中國。 那兩年間,拜登作為時任副總統八次會晤習近平,《紐約時報》援引拜登的對習近平的評語——「此人會讓我們有得忙了」。 「跟特朗普不一樣」 「我不會像特朗普那樣做。我們將專注於國際規則。」拜登表示。上周,他也曾發表類似觀點,稱將與盟友更緊密地合作,以便對中國進行反擊。 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東亞系副教授馬釗認為拜登更傾向於「多邊主義」,會沿著奧巴馬制定的「亞洲再平衡」戰略,著力聯合盟國與利益關切國,打造對華競爭共識。 「但中國經歷過『亞洲再平衡』戰略,有一些應對的經驗,對拜登回歸傳統外交路線有更多凖備,經歷了『不可捉摸』的特朗普之後,中國更願意和『老謀深算』的拜登打交道。」 中國的態度 中方對對於拜登的言論態度,表現積極。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表示,「與其他任何國家間關係一樣,中美之間難免存在分歧,但中美對共同利益遠大於分歧。中美合作可以辦成很多有利於兩國和世界的大事。在新冠肺炎疫情、氣候變化等全球性挑戰面前,中美能夠合作、必須合作的領域不是減少了,而是更多更廣了。」 2月2日,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在與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董事會成員進行視頻會時表示,過去幾年來,由於美國特朗普政府實行極端錯誤的反華政策,中美關係遭遇了兩國建交以來前所未有的嚴重困難。楊潔篪罕見地使用直接否定的表述。 幾天后,楊潔篪與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通話,希望美國能糾正上述「錯誤」,其次稱「各自辦好自己國家的事」,希望美國在香港、新疆、西藏等事務上不要干涉中國內政。 布林肯的回應則針鋒相對,直接表示,「美國將持續為人權及民主價值挺身而出——包括在新疆、西藏和香港等問題上向中國施壓」。 中美雙方愈發視對方為戰略競爭對手,戰略競爭將會持續下去。

【拜登就任】上任半天連簽15條行政命令

1月20日,拜登宣誓就職未足半天就大筆一揮簽下17項行政命令,大舉撤銷前任總統特朗普的政策,並在管控疫情、環保、經濟、平權、移民、官員操守等多個項目上頒布一系列措施。當中一項命令更要有關當局中止執行特朗普敗選後「跛腳鴨」時期簽下的行政命令,加上拜登據報在本月內的每一天將有不同主題的政策公布,可見他的行政命令將陸續有來。 其實,包括《紐約時報》在內的媒體報道拜登「17條行政命令(Executive Order)」之時,是用上了簡化的手法向讀者表達意思。實際上,拜登只簽署了15條行政命令,包括停止退出世界衛生組織(WHO)、落實聯邦土地上的強制戴口罩令、成立新冠疫情回應協調專員一職、延續迫遷禁令、重返巴黎氣候協議、取消一系列特朗普在環保項目上的行政命令、將非公民計算在人口普查內、取消對7個穆斯林國家的入境禁令、停建美墨邊境圍牆等行動。 行政命令?總統公告?總統備忘? 另外兩項媒體口中的所謂「行政命令」,其實是「總統公告」(Presidential Proclamation)和「總統備忘」(Presidential Memorandum)。在其上任首日的唯一一份總統公告中,拜登宣布將2021年1月20日訂為「國家團結日」(National Day of Unity);而在其總統備忘中,他則透過其幕僚長克萊因(Ron Klain)指示所有行政部門停止推行新訂或尚未落實的法規,待拜登為之先作審查,變相停止了特朗普過去幾個月來的行政命令的執行。 根據美國國會研究服務(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的報告,無論是行政命令、總統公告,還是總統備忘,在憲法上都沒有直接定義,不過外界主要以憲法第二條給予總統行政權力,並「須注意一切法律之忠實執行」(shall take Care that the Laws be faithfully executed)為此等大筆一揮之權的基礎。 這就是說,行政命令、總統公告與總統備忘的法律約束力,必須是來自憲法,或者是國會立法。 其中,總統公告很多時候都只是形式性質,除非其內容剛好在於總統權力之內,否則並無法律效力。例如,美國首任總統華盛頓的第一個總統公告,就是宣告1789年11月26日為「國家感恩節日」(National Day of Thanksgiving)。 至於行政命令和總統備忘,兩者都有法律效力,主要是對聯邦機構執行法律和合法總統決定的指示,前者根據前總統約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的行政命令,必須列出法律效力所依照的憲法與法律條文,且自1936年後必須在《聯邦公告》(Federal Register)中刊登公諸於世;但總統備忘則不受制於此等規範,因此後者更有部門執行具體總統合法決定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