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械繁殖】 機械人也能夠交配繁殖?世界首個「機械人嬰兒」誕生

【機械繁殖】 機械人也能夠交配繁殖?世界首個「機械人嬰兒」誕生

據外媒報導,荷蘭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Vrije Universiteit Amsterdam)的科學家製造出了世界上首個「能夠繁殖的機械人」,而「機械人嬰兒」可繼承其父母的基因特徵。 「繁殖」是當兩個機械人見面後可互相交流,而一旦確認結合後,便即通過 Wi-Fi發送出各自的「基因組」(設定機身運行的代碼),進而產生新的一組「基因組代碼」。新的代碼將會被發送到3D打印機上,隨即打印出新的機械人部件進行組裝。 研究人員可通過設定指定的條件,篩選出性能更優的機械人「父母」進行配對,例如機械人被要求向紅色光源移動,最先到達的兩個就有機會交配成功;而從一個藍色機械人和一個綠色機械人交配結果看,新生的藍綠相間的小機械人嬰兒兼具了「父母」的基因屬性。 研究者 Jacqueline Heinerman 博士表示,「隨着技術發展,我們可望開發出能夠指引機械人行為的神經網絡。」 與人類嬰兒相同,新出生的小機械人亦需要經過自我學習和成長的過程,長大後才能夠將自己的基因繼續遺傳下去。如此連續數代,便能夠創造出更智能、更先進的機械人了。 Source:dailymail

【天馬行空】Neuralink創辦人揚言 15年內復活侏羅紀公園

企業家Elon Musk旗下的神經科技公司Neuralink,其共同創辦人Max Hodak揚言15年內將復活恐龍,但單憑現今的基因編輯技術能實現現實版侏羅紀公園嗎? Max Hodak同日再作解釋,此恐龍非彼恐龍,而是將恐龍基因融合至現有物種中,創造出一個新物種。消息傳出後隨即遭到各方質疑。 根據2012年的一項遺傳學研究,DNA大分子結構的平均半衰期僅521年,這代表一種生物死亡後,即使遺骸沒有腐爛且獲得了妥善保存,經過521年後其生物的DNA大分子結構至少有一半的連結會斷開,因此古代生物的基因無法完整地保留下來,亦證明了Neuralink根本無法提取完整的恐龍基因。 因此,馬斯克的共同創辦人Max Hodak提到復活「恐龍新物種」,對於現今的基因編輯技術的發展而言,這單純是一個天馬行空的想法。 Source:cnet,indiewire

【基因測序】哈佛教授以NFT形式出售自己的DNA

著名遺傳學家兼哈佛大學教授George Church推出了Nebula Genomics的基因測序服務,公司更將Church本人的DNA以NFT(非同質化代幣)的形式出售。 George Church與兩名年輕科學家在2017年合作推出了一項基因測序服務,公司亦強調在基因組數據使用的透明度。George Church的DNA作為最早測序的基因組之一,在個人基因組學領域中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代表了科學和人類歷史上的關鍵時刻。 George Church過去曾提倡復活長毛象,更計劃將人們基因改造成超級英雄,甚至開發了一個約會應用程式,透過按照用戶的遺傳密碼匹配對象。如今他以NFT的形式拍賣自己的遺傳序列,希望將自己的基因在區塊鏈上申請專利。 George Church 指出:「NFT不是我的主意,但希望它是一個好主意。無論對拍賣的贏家來說,還是作為一項活動,都能增加人們對理解DNA所發生的革命作廣泛討論。」今次拍賣的NFT將包括George Church本人的醫療記錄、多組學數據和其他訊息等。 Nebula聯合創 辦人兼首席執行官Kamal Obbad表示:「基因組確實是一種不可思議的數字資產,不同的基因組會有不同的內在價值。未來,NFT可為基因組學的消費者提供一種安全的方式,讓他們出售或授權從未共享過的數據。」 一名罕見病病人的基因數據會比一個完全健康的人來得更有價值,正正如此,Nebula Genomics希望能夠引起人們對基因組的關注,並運用基因組數據造福人類。 Source:futurism

【科學發現】人類原來具備毒液系統 口腔可分泌毒液

在自然界中有不少有毒的生物,例如蜘蛛或蛇。原來哺乳類動物中都有一部分帶有毒液,蝙蝠有防止唾液凝結的有毒唾液,而鴨嘴獸則帶有毒刺可以作為戰鬥輔助用。近日科學家有驚人的研究發現,人類居然有產生毒液的潛力! 一項最新研究發現,當學者正尋找與響尾蛇毒液發生相互作用的基因時,發現到原來哺乳動物身體上都擁有口腔毒液進化所需的基因基礎。人類雖然沒有毒性,但基因組中卻存在產生毒液的潛力,因此未來人類可進化到唾液有毒,如毒蛇的毒液一般。 事實上毒液使一種蛋白質混合物,而過去科學家一直專注於編碼構成有毒混合物的蛋白質的基因。今次研究人員從台灣蝮蛇上收集了毒腺,從中鑑定了大約 3000個基因,而從其他生物包括黑猩猩、狗和人類等哺乳類動物的基因組中均發現含有相同的基因。 科學家從觀察哺乳動物體內的唾液分泌組織的過程中,發現與蛇毒腺的活性模式吻合,因此科學家相信哺乳動物的唾液腺和蛇的毒腺共享同一個古老的功能核心。 Source:livescience